理被陈安修那道平淡目光扫地心下

作者: admin 分类: 118图库彩图跑狗图图片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4
往书房去了。
 
     外面一回事,进到书房里两人又是一回事了,书房门一关,陈安修把事先藏好酒壶和几碟下酒菜统统拿出来,老爷子酒瘾不大,但有时候爱小酌几杯,老太太顾及他年纪大,控制严格,陈安修问过家庭医生,少喝几杯也没事,有时候就偷偷帮忙,酒壶很小,每次只能倒三五杯酒,不等陈安修沾嘴,老爷子自己就喝完了,不过这革命友谊倒是日渐坚固起来。
 
     “这腊肠是你带来?”季仲杰喝口小酒,又夹了一筷子油光半透腊肠,看着和市场买来差不多,但是越嚼越香。
 
     陈安修坐门边把风,手里搓着一把花生米说,“是啊,我那个小店里自己做,什么口味都有,你和妈喜欢话,我让人再寄点过来。”
 
     “都过年了,不用来回折腾了,下次想吃时候就和你说,我以前也去过绿岛东山那边,疗养院那里有家小饭馆自己做腊肠味道很好,菜也不错。”
 
     陈安修丢了一颗花生米到嘴里,“疗养院附近小饭馆?爸爸,你还记得叫什么名字吗?我们家就离着那个疗养院不远,说不定我知道那家小饭馆呢。”他听章时年说过,很多年前,他跟着老爷子东山上那家疗养院住过。
 
     “这一说,都过去二十多年了,是不是有名字也不太记得了。我当年那里还认了个小兄弟呢,那时候人还不到三十,现话也是五十多人了。等明年去时候找找,看还能不能找到。”
 
     “五十多人,那就是和我爸爸差不多年纪啊,那个年纪人,我爸爸应该认识很多,到时候让我爸爸帮帮忙,说不定就能找到呢。”
 
     “恩,我记得他有个儿子和你年纪也差不多。”
 
     “符合这两个条件人挺多。”他同学爸爸大多都这个年纪。光凭这些模糊线索实很难锁定对象,“爸爸,我妈来了。”陈安修耳朵很好用。
 
     季仲杰熟练得托盘上加个玻璃盖子,陈安修帮他塞到柜子里,等章云止进来时候,两人就是一站一坐,一本正经地讨论字帖样子了。
 
     章时年回来时候,听他讲述这惊险一幕,笑说,“就你们俩这点水平,还能瞒住咱妈。她就是不拆穿你两个罢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陈安修背着吨吨地上做俯卧撑,因为已经有些时间了,他呼吸开始粗重,“你说找人事情,要不要提前帮忙打听一下,万一老爷子去了,找不到人,该多失望。”
 
     章时年松松领带,笑看他一眼说,“不用,会找到。”
 
     陈安修“切”他一声,“你要不要每次都这么自信满满?”每次都有种智商被人为拉低感觉。
 
     章时年俯身拍拍他屁股说,“你继续,我去洗澡。”
 
     陈安修抬腿想踢他一脚,忘了上面还趴着吨吨,失去一条腿支撑,哎呀一声,脸先着地了,悲剧。
 
     吨吨也不下来,大笑着搂着他脖子问,“爸爸,你还行吗?”
 
     陈安修趴地上装死说,“已经不行了。”白天陪老,晚上还要陪小,谁有他苦逼。
 
     冒冒被章时年抱着进洗澡了,陈安修翻个身,抱着吨吨躺地毯上问,“今天卫林带着你去哪里玩了?”卫林要求偿还人情办法竟然是带着吨吨出去玩几天,章时年说没问题,他倒不担心那人会对吨吨做什么,就怕那人教吨吨些有没。卫林性子太由着自己了,他可不希望吨吨养成这习性。
 
     “去看画展了,中午去吃火锅,吃牛肉,超级好吃。”
 
     “就你们两个吗?”
 
     “还有一个姓陈姐姐,不过她都不怎么说话。”
 
     那应该就是陈岚了,陈安修有时候真猜不透卫林这人想法,约会还要带着吨吨这么个大灯泡是怎么回事。
 
     冒冒身上裹着白色浴巾被章时年抱出来放床上,他现已经会爬了,看到爸爸和哥哥那边,就一扭一扭地从浴巾里挣脱出来,光溜溜地爬过来了。
 
     眼看着到床边了,陈安修一把将他捞过来,塞到自己宽大线衫底下,贴身上,软乎乎都是肉。
 
     吨吨后面挠他还露外面小胖脚丫,“冒冒,你太不知道害羞了,竟然不穿衣服。”
 
     冒冒痒痒地哈哈笑,小脚乱扑腾着往陈安修衣服里钻来钻去,滑溜溜小肥鱼一样。
 
     随着春节临近,季家上门客人也多了起来,陈安修想想自己身份确实挺尴尬,这也是他之前不愿意来北京原因之一,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主动带着冒冒回房间打发时间。就算不为章时年考虑,也该为季家考虑,因为这种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没必要去挑战大家接受程度。管两位老人都说没关系。
 
     这天陈安修照例带着冒冒和吨吨屋里打游戏,意外地接到一通电话,号码是陌生,人却是认识,“你今年要回来过年吗?”
 
     是陆碧婷,她用词竟然是:回来。陈安修挂掉电话时候还想,回来,真不错一个词,可是陆家曾经属于过他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就写了一千多字。废品到没边了。
 
140
 
    不管陆碧婷打电话起因是什么陈安修都不可能答应她,一来是不想除却陆展展那事不谈他对陆家那边也没什么特殊感情春节这种举家团圆大日子,他实没必要去凑这热闹二来是不能,回到陆家这件事陆叔和陆家其他长辈都没开过口他如果因为陆碧婷这通电话,主动上门,到底将自己置于何种境地呢?说到底陆家再富贵通天,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他没想过要从陆家那里得到过什么,可能这样说,会让人觉得太冷漠了,但他对陆叔这个爸爸,真没有抱过任何期待。
 
     他和陆叔从第一次见面到现,不过一年半时间,他尊重陆叔,但要这么短时间内产生父子亲情,真有点强人所难。
 
     “到了,安修,发什么呆呢,还想昨天陆碧婷电话?”有导车员,章时年顺利找到车位,把车停放好。
 
     “是有点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就绿岛见过那么几次,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说实话,他确实很意外陆碧婷会打那通电话。
 
     “也许就是想提前改善和你关系。”陆碧婷是个聪明人。
 
     “也许是吧。”陈安修双手交叠脑后,悠闲地向后靠去,有钱人想法,他有时候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但他也不会做恶意揣测。
 
     章时年调低车内光线,凑过头来吻他,他唇上低声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别想这些。”
 
     陈安修手臂环他颈项上,两人交换了一个有些濡湿吻,章时年唇咬开他领扣还想进一步时候,陈安修及时推开他,气息不稳抱住他头压胸前说,“再继续下去就不用吃饭了。”年底章时年忙得天天见不到人,两人已经有些日子没一起了,这一撩拨,难免都有些意动。但是难得今天可以出来,陈安修也可不想把时间浪费这上面。
 
     “好吧,我们下去,晚上继续。”章时年他唇上啄了一下,帮他解开安全带。到北京后,都没时间陪安修出来走走,反而是安修家陪两位老人时间比较多。
 
     两人今天主要是出来吃饭,陈安修说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西餐,于是章时年这次就选了家熟悉西餐厅,两人相携进来,成功地吸引到了不少目光。餐厅里经理也看到了,亲自过来服务,“章先生有些时候没过来了,这次想要点什么?”
 
     章时年问陈安修,“你想吃什么?”
 
     陈安修翻翻菜单,那些菜认识他,他不认识那些菜,“你点吧,我都好。”
 
     餐厅经理看这两人一问一答之间,态度自然无拘束,料想两人一定关系不错,想想章时年身份,他忍不住悄悄多打量了一眼正懒洋洋翻着菜单年轻人。
 
     陈安修抬头餐厅经理一眼,这里虽然高档,但他之前好歹君雅工作过那么长时间,这种场面见多了,也不至于会紧张什么。
 
     餐厅经理被陈安修那道平淡目光扫地心下一凛,立刻收敛微微好奇神色,重换上得体笑容。他看这人入座时,不等服务生帮忙,直接拉开椅子就坐进去了,还以为是不懂礼仪,现看这姿态,说不定人家是不愿意受拘束也说不定。
 
     点完菜,餐厅经理和服务生相继离开,章时年打开餐巾,陈安修这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吃西餐,他跟着章时年把餐巾拿起来,章时年并没有开口给他讲解,但是他动作非常慢,非常慢,慢到把每个小小动作都分解开了。陈安修盯着他,把餐巾内折一部分,五分钟后,陈安修终于把餐巾放到腿上时候,他小小舒口气,还没开吃呢,他已经意识到,吃西餐果然是找罪受。
 
     “后悔了?”章时年轻笑。
 
     陈安修偷偷告诉他,“有一点。”
 
     “不喜欢话,我们换一家,没必要勉强自己。”
 
     “菜都点了,不吃浪费,再说吃西餐是我提出来。”什么都有第一次,总算章时年这人挺识趣,没把位置订太中间位子,他们位子还算隐蔽,错了也不丢脸,反正就章时年一个人看到而已。
 
     “随意就行。”他无意去改变安修什么。
 
     前面都好,章时年是个好老师,每个动作都非常优雅到位,陈安修就是学不到十成,学个五六成,看起来也像模像样。
 
     “感觉怎么样?菜还可以吗?”
 
     陈安修可怜巴巴地说,“好像没吃东西一样,份量太少了。”加上他还要一边学习,浪费了很多脑细胞。
 
     章时年肩头顿时沉重起来,他有种如果不努力赚钱,养不活这家伙感觉,“马上就是牛排,如果不够,待会再点。”
 
     至此为止,一切都好,如果没有外人加入话,陈安修远远就看到似曾相识人影,走到近处了,发现果然是认识,是纪思远,还有一个光彩耀眼大明星,不是肖飞,比肖飞还年轻,前两年刚窜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