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时年可看不下去了

作者: admin 分类: 118图库彩图跑狗图图片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4
,如果你今天是要问我陈安修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同意他回陆家,但是他必须和外面男人断了关系,章时年也不行,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坏了陆家名声。”
 
     陆江远听他说完这话,手指茶杯上轻点,神情间有一丝冷漠疏离,“大哥,我从一开始没想让安修回到陆家,而且我要认回安修话,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同意,你或者二哥,都不行,就算爸妈,我还是这句话。”
 
     陆知远喝止他,“老三,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
 
     陆江远转头看他,隐带凛然,“我有说错吗,二哥?三十年前家里可以干涉我,三十年后我还要任人摆布吗?”
 
     陆行远底气不足地说,“老三,当年我们也是为你好。”但是看老三单身三十年,说实话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陆江远很平淡地说,“我明白。”但是没人问过他意见,“我今天不是来说这件事。今天去拜访季老,正好遇到二嫂也那里,好像是说安修做了对不起郭宇辰事情,二嫂不妨说出来,让我这个做爸爸也听听。安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二嫂告到季家去?而不是家里解决?还是二嫂心里只有李家,没把咱们陆家放心上?”
 
     护短是陆家人天性,就算陈安修还没认祖归宗那也要比一个郭宇辰来得重要,陆行远当下就冷了脸色,“这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怎么还闹到季家去了?让人看笑话吗?”
 
     李怡和陆江远一向不和,但她也没想到陆江远当着大家面,一点情面都不留地就这样捅出来了,她试图解释说,“这个主要是辰辰他,陈安修威胁辰辰……”她急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陆江远故作讶异,语带讽刺说,“威胁?安修威胁郭宇辰什么了?他需要威胁郭宇辰什么,钱吗?二嫂意思是,章氏加鸿远比不上一个浩扬电子吗?原来浩扬电子已经发展到可以压陆家人头上了,二哥真是功不可没。”
 
     陆知远知道老三生气了,想说什么,看看李怡,后真是暗暗叹口气,看来不打压浩扬电子,老三这口气是出不去了。比起挽回他们兄弟间情分,牺牲个浩扬电子也算不得什么了。
 
     “江远,这话不能这么说……”李怡心知大事不妙,如果浩扬出事,家里和堂妹那边,她怎么交待?势必大乱,她试图挽回些什么,陆碧婷边上拉她妈妈一把,示意不要再说了。她一点都不同情郭家,自作孽不可活,早就该收拾了,外嚣张,还敢打陆家旗号,现不收拾早晚连累是陆家名声。
 
     临近春节,陆展展暂时从医院里出来回家休养,陆江远楼下喝完茶,到陆展展房间里看他,他进门后,先让护理出去。
 
     ”三叔。”陆展展受宠若惊,自打他说是陈安修撞他后,三叔都对他不冷不热,没想到今天会来看他。
 
     陆江远床边坐下,“你小时候都叫我三伯。”陆展展是他五弟弟陆荣远儿子,那夫妻两个一次意外事故中双双去世,这孩子放他二哥家里养着,当时展展三岁,开始喊他二哥,二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喊上爸爸了,一喊就是这么些年,他也从三伯变成了三叔。
 
     “听说当初是想让你养我,但是你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养你,是我根本没想过养育任何孩子。”没有了长宁,他养个孩子有什么意义。
 
     陆展展沉默,如果当年他成了三叔儿子,会不会比现好点?谁知道呢?
 
     “腿好点了吗?”
 
     “恩,拄着拐杖可以下床了。”
 
     “撞你嫌疑人找到了。”陆江远轻描淡写地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陆展展着急地问,“什么?是真吗?他交待了吗?”
 
     陆江远把一份文件交给陆展展,“这是绿岛公安局口供复印件,他说没见过雇佣人,那人只是告诉他,九点半左右时候,酒店门口有个带着行李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件灰色外套,还给过他一张你照片。”
 
     这些条件?陆展展神色大变,失去力气一样靠床头上。那件灰色外套是三哥去开车时候交给他。
 
     陆江远从陆知远家里出来,单手插口袋里,街上走了走,既然要乱就乱点,这样他们才没空去找安修麻烦,这样他才可以去实施自己i计划。
 
     作者有话要说:窝里斗,自我消耗多好啊,我们继续过温馨生活去。改个错字,晚安。
 
138
 
    也许是陈安修威胁起了作用也许李怡见风向不对和郭家通了消息总之郭家几天后就北上陪着郭宇辰到陈天晴单位赔礼道歉去了,说是他们没弄清楚事实造成误会愿意支付赔偿什么。
 
     陈安修家里关禁闭,接到陈天晴电话,去给老爷子请示老爷子知道是他妹妹事情没多说什么就放行了,不过让他身边一个警卫员叫冯鑫跟着,说是不准他外面胡来陈安修无奈“爸爸,你看我是那种惹事人吗?”
 
     老爷子四平八稳地回他一句“这事可说不定。”
 
     年底了,章时年天天忙得脚不沾地,陈安修连个求救人都没有,于是只好答应了,这种出门带着警卫员感觉不是一般……怪异。如果真要打个比方话,大概就和猫脖子上挂个铃铛差不多感觉。
 
     “大哥,你说这钱我要吗?”陈天晴见到陈安修来了,就和他商量这事,“有没有这些钱都无所谓,我只想他家里人离着我远点。”
 
     “这是你应得。”天晴伤势当初鉴定为轻伤,郭家那些人不用坐牢,赔偿为什么还要拒绝?
 
     除此之外,陈安修还提出让他们把打人交出来,郭宇辰答应地很痛,“那是一定。我们这次来就是要给晴晴……天晴一个交待。”
 
     他妈妈李可却明显犹豫起来,她雇那些人都是流氓地痞,哪个身上没点案子,一旦被抓住,准没个好,那些人判不了死刑,哪天出来,知道是她供出来,一定会报复,会和郭家过不去。而且还有那个中间人,一次就带出这么多人,那他们以后日子要怎么过?“这件事我们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那等你们考虑完了,再来道歉吧。”陈安修多少猜到一点她心思,听晴晴描述就知道那些人绝对是惯犯,可他没那么多好心顾及李可担忧,当初打人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今天后果。
 
     眼前形势如此,就只能先顾这边了,李可跟着陈安修去警察局走了一趟,一五一十地把怎么联系人,联系什么人一五一十地都交待了出来。
 
     从警局出来,李可从后面追上他,“陈先生,你提条件,我全部都满足了,那我们家事情,你能不能和你爸爸说说情?我也是一时糊涂了。”浩扬之所以能这么发展起来,离不开商务部重点扶持和政府采购,之前有陆知远,他们和政府方面合作一向不错,这次陆江远发火,听表姐说,陆知远显然有了撂手甚至是打压浩扬打算,他们这才源头上做文章。
 
     她这话一出,陈安修垂身侧手用力握了一下。
 
     陈天晴是家里对陈安修身世唯一不知情,她疑惑地看向她大哥,李可怎么说起爸爸时候还语带恭敬和畏惧,爸爸就是个普通人,绿岛都很少离开,怎么会有这么大能量能让李可忌惮?
 
     陈安修转头笑道,“晴晴去车上等我。我还有几句话和他们说。”
 
     陈天晴一向都很听她大哥话,虽然还心存疑问,还是点点头,乖乖上车了。
 
     陈安修看她走了,这才回身不动声色地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这事和我爸爸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因为这件事给你们造成了很多困扰,让陆三先生也很生气,我们也想当面给他道个歉,只是他太忙了,我们没能见到他,既然现这件事已经解决了,能不能请你说说情,让你爸爸消消气,不再追究?”如果早知道陈安修和陆家有这层关系,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动陈天晴。
 
     陈安修目色微暗,这下他听明白了,“陆江远?我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李可只当是他不愿意声张这层关系,就说,“请你放心,这件事我们并没有对外宣扬,不过陆三先生那边已经和家里打过招呼,相信你一定能很回到陆家。”
 
     陈安修后退一步,和她拉开距离,“抱歉,郭夫人,这件事我帮不上任何忙。”
 
     他说完转身欲走,郭宇辰后面喊住他,“陈大哥,那些照片……”他关心这件事。
 
     陈安修当然不会当着他面承认,“我不知道什么照片,以后应该也没什么照片。”他上车后就把那些照片都删除了,他可没心情天天对着郭宇辰这些照片欣赏。
 
     陈天晴关车门前转头看了追上来郭宇辰一眼,没再说话,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失望了,这个男人连起码担当都没有,就算外条件再好,还有什么意思呢。
 
     “大哥,我感觉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从小到大,她没那样被当众辱骂殴打过,当时想死心都有了。
 
     陈安修顺顺她头发,“没事,都过去了,就是有事还有我和你二哥呢,你怕什么?谁一开始谈恋爱就能保证过一辈子,现看清他真面目总比结婚后有了孩子再后悔好。你现还年轻,以后肯定能遇到个好。”
 
     陈天晴长舒一口气,笑道,“恩,旧不去不来。”
 
     她还没下班,是请了半天假,陈安修把人送到单位,就冯鑫押送下回去了。
 
     凌晨三点多,陈安修醒过来怎么也睡不着了,突然感觉身边有个热乎乎小东西,他动手摸了摸,“你什么时候睡到我边上?”还是趴他怀里姿势。
 
     章时年带着明显睡意低哑声音响起来,“半夜玉嫂给喂了一次奶,怎么哄都不肯睡,放你边上很就睡着了。”
 
     陈安修动手把冒冒翻个身,让他仰躺,摆出个双手向上投降姿势,“幸亏我睡觉比较老实。”冒冒睡得小猪一样,任凭他爸爸怎么揉捏都没醒。
 
     儿子被这样蹂躏,章时年可看不下去了,拍他手说,“怎么小孩子一样,也就冒冒脾气好。”换成别孩子被他爸爸天天这么揉来揉去,非哭闹不可,冒冒多就哼哼两声。
 
     陈安修翻到章时年那边,大言不惭地说,“冒冒脾气好还不是都随我吗?”
 
     章时年手落他背上,“今天去见郭宇辰母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听爸爸说,回来后就不怎么有精神,带着吨吨和冒冒玩了一会,吃完晚饭不久就回房睡觉了。
 
     说到这个,陈安修情绪明显有些提不起来,但也不准备瞒着章时年,“郭宇辰妈妈说,陆叔是我爸爸,你说这事可信度有几分?”
 
     章时年轻笑,“这事你心里应该有计较了吧?”如果一点都不相信,不会像现这么烦恼。
 
     陈安修腿搭章时年身上摆个舒服姿势,“我之前是有猜测,还和小舅隐约提过一次,不过小舅不喜欢,我就没再提。”
 
     “陆先生是你爸爸,让你很苦恼?”
 
     “算不上。经历过小舅那一次,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过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能解释地通了。”为什么陆江远对他和小舅这么好。
 
     “你想认他吗?”
 
     陈安修颇为苦恼得抓抓头,“看小舅意思吧,他们过往好像不是很愉。你说,小舅当年是不是被强迫?他当时一个人子这里读书,受了欺负也没人帮他出头。”想想晴晴对上个郭宇辰都没什么自保能力,别说小舅对上陆家了。
 
     “他们一开始应该是恋人关系。”
 
     “你怎么知道?”陈安修忽然明白了什么,翻身压到章时年身上说,“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就说,他说完,章时年怎么就一点惊讶都没有呢。
 
     “是比你知道早一点。”
 
     “那你怎么不和我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